明辉儿(学业繁重逐渐淡圈中)

Wits tweezers and nippers trim off my fins
拿出镊子和钳子割掉我的鳍
And forever I’ll be yours
这样我将永远为你所有

Cut me,cut me.Please make it deep
切开我,切开我。留下深深的刀痕
If I’m covered in scars.
如果我满身是伤

Will you look at me
你会看我吗

—————《Bathtub Mermaid》浴缸人鱼

老喜欢小黑了,腿长跑得快,就是不给瞪

《怪胎秀》是我私下喜欢很久的一首歌,张惠妹的。感官是一种惊悚的艺术效果,猎奇,畸形的美,带着歌剧的张力。

链接帖评论区了

Mv中白色像雕塑一样的舞者们最后一遍狂欢一遍互相撕扯内脏,开肠破肚,血洒满地。

(当然都是绿色的,但个人感觉这里的绿色也是一种独特的感官)配着歌曲,看完有种被震撼到的感觉,难以言喻。

这个歌感觉喜欢的过于小类,但还是想安利一下,密恐或不喜欢惊悚血腥猎器效果的还是不要看哦(´;ω;`)

AE     入门到自闭。

后颈诱惑。




取自真实经历



以前初中同班有个我很喜欢的女神,一次放学独处突然背后抱住我,头蹭着我后颈,下巴放肩上用我特别喜欢的那种柔美的声音说“你好香啊…”越说越抱的紧。她身高175

我要吓死了

我终于用合集这个功能了,液——

魔鬼中的天使

第一天玩杀鸡就碰到佛系夹子老哥,死了三个后把我扔机子旁让我修机,然后围着我放了一圈架子。


他就看着我修完机走一步踩一个捕兽夹,惨叫一声喷血后跪在地上挣脱。是魔鬼吗?


跑出大门以后他问为毛不走地窖,我说我找不到地窖,他遗憾的给我说他围着地窖放了五个夹子


是魔鬼吧

实验孤独

下周周六会去乡下独居,一个人一个院那种大房子。在山旁边,信号略差,打电话一格那种。背着画材,白天上山画画,自己做饭,喝井水。晚上下午打打游戏。

整个村基本都没什么人,晚上特别静,只有冷风和自然界本应有的声音。

实验一下,一个人在山脚独居是什么感觉,顺便提升一下自己的心境。不知道我能坚持多长时间,没有人说话,脱离群居生活会怎样

那个,晚上打游戏有人愿意……和我连连麦吗,我还是蛮怕自己真的害怕孤独的,虽然我不一定每天都打(´;ω;`)

【拥抱】【消逝】


不知不觉2018年最后一天了,摸一张杰裘,喜欢这对cp也半年多了,这一年的心理想法也很多,有退缩也有执着,总之明年也会继续加油的(´;ω;`)!


大家明年见